我在叶利钦的葬礼上看到了克林顿

尚无评论

今天早上,当我在电视上看叶利钦的葬礼时,克林顿的镜头突然映了出来,我感到心中有说不出的温暖。人非圣贤,孰能无情?我看到了作为凡人的克林顿,看到了人间真情。是啊,叶氏从1991年开始当政,而克氏自1992年入主白宫,作为两个大国的一把手,他们可以称得上朝夕相处了近十年。在繁琐的国家事务处理之余,他们岂能没有任何的私人交情,日久生情,他们又何能例外?

在 2007-04-26 发布于 时讯品评 类别下以来已有3,294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

这可恶的变态社会!

尚无评论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变态的社会,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境况,岂需我再多言。

然而,我还总是想说些什么,我觉得我无法沉默,无法去压抑自己的内心。

这两天,我想网上或许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关于那个姓杨的追星族的热议更红火和火爆的了,可是我们又能说什么呢!一个女人,追星十几年,弄的家破人亡,就是这样的事,再简单不过的了,有什么好热议的呢,难道蚂蚁打架我们还要举国关注一番吗?对这种非人的东西,我们何不敬而远之?没有,我们没有,我们甚至期盼着每天都能有这样的谈资供我们无聊之需。没错,这是一个变态的社会,这是一个十足的变态社会!

在 2007-04-08 发布于 时讯品评 类别下以来已有3,545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