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菱的四周缘

在 2009-10-28 发布于 心情日记 下以来已有10,837人读过本文 | 29条评论 发表评论

我和小菱相识在飞信上,这相识还略带有一点波折。去年10月间,我在飞信上添加她,却未获通过;直到今年6月间,我们才成了飞信好友。可这好友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我飞信上数百的好友不过是为了获得些飞信积分。

直到今年的9月8日晚间。虽然我此前刚刚读完《西游记》,受其中思想的影响,试图暂绝凡间红尘,然而,那晚面对小菱在飞信上突然给我发来的消息,我还是忍不住回复了。她的第一条消息是“你是?我的同学吗?”,我并没有直接明确回复,只是很随意的问了一句“开学了吗?”。

或许是相互之间没有什么芥蒂,就此,当晚我们聊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从学校到家庭,从学习到生活,几乎没有一丁点的拘谨。不过也就如此而已,我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这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网友,聊就聊会儿,其余自然无需多问。

接下来一段时间的闲聊更是充分说明了这点,偶尔的聊天并没有什么内容。她在我们市的一所师范大学里读大二,年纪上也比我小了五六岁,而且她刚刚和前男友分手。这就更让我深信不疑,她最多只是把我当作分手后痛苦时闲聊以排遣寂寞的一个普通网友。很明显,与自己的朋友诉说这些心情有着诸多不便,而我,一个陌生网友,就没有了这诸多顾虑。所以,自认识之后的聊天就很频繁,心情好时,会和我说说;心情不好时,也会向我诉诉;甚至,一个午后,我正在午休时,竟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话题很简单——“想我对象了”。顺便说一句,自她我才知道,东北人通常称呼男友为对象,而她,称呼已经分手的前男友也是对象。我是那种冷漠不起来的人,别人给咱打了电话,不管怎么着,还是会尽量劝说一下;但我水平有限,无非慢慢的开导,直到上课时间到了,我不得不走开。

这期间的聊天除了她该死的前男友之外,再就是她的学习,她会让我帮些学习上的小忙,做个PPT,翻译篇文章,她提些要求,而我,竟然也都乐呵呵的去做了。

再后来她竟然提起了来找我,那是9月11日,刚刚认识三四天时,她突然问我们所在哪儿?我也没有在意,只是很随意的告诉了她。她说,那么远啊?还准备过去找你看看研究生的学习环境呢。

我对见面并没有什么排斥,反正自己也没准备做什么,见面就见面呗,不过是请吃顿饭而已;再说还能让心里踏实点,也好决定以后是向着哪个方向发展。所以被吊起了欲望的我竟开始劝说她,说其实也没有多远,想来就来看看吧。然而,或许是考虑到时机不太成熟,或许是因为刚刚认识不久,最后她还是拒绝了。而我,抱着一种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态度,也并没做什么坚持,相约自然只能取消了。

网聊依然不温不火,学习之余,心情好或者郁闷时,总会闲聊一会儿。聊天期间多多少少会有些暧昧,甚至会彼此把对方当成自己未来的男女朋友一样的闲聊,说说现在,谈谈未来;偶尔她还会说起自己很喜欢我的性格,甚至会说起我恰是她母亲最中意的男生类型。虽然我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但一而再的听到这种话语,加之我们手机号码之间的巧合带给我的臆想,还是忍不住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她甚至偶尔会给我打个电话,不过或许是因为我不在乎的缘故,多是她主动打给我。直到一次电话中,她向我生气,说我就不会主动给她打回电话啊;我不是那种不解风情的人,她一生气,自然我就开始经常主动打个电话,献个殷勤了。

1.初次相见

断断续续平平淡淡的聊到9月17日,因为该死的甲流,她们学校封校了;而因为她家在沈阳的缘故,封校时她自然就直接回家了。封校在家的她终日无所事事,自然也就开始不安分,于是,9月19日晚间,因为第二天是周末,我们闲聊到了她过来找我的事儿上。可能是她本来就有这样的意图,只是不便自己明说;所以当我提出与其一个人在家闷的慌,不如明天趁着周末过来玩玩的时候,她除了女人天生的矜持之外,竟就没有了任何拒绝的态度。

自然第二天上午她就过来了,或许是因为一贯起床比较晚,也可能是路程实在太远的缘故,直到中午将近十二点时,她才赶到我们所门口。而彼时,我因为项目的原因,正在加班调试程序;然而,接到她的电话的我,还是只好立刻跑到所门口去接她。

至今我还依然记得那个场景,跑到所门口公交站台上静候的我,看到了一个美女,心想,如果这是我的网友该有多好。可美女转身进入了旁边的超市,我依然等待;静静等候时看到那美女从超市里出来了,手里买了点东西。我觉得项目还在忙,静等也不是办法,不如打个电话问问。拨通电话的那一刻,美女低头从包里取出了手机;接通电话的那一刻,我尴尬地走向了她。我没想到,这个一身光鲜的美女竟然是我期盼多时的网友;我更没想到,有这么一天,我竟然碰到了这么漂亮的网友。

我怎么可能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碰到这样的一个网友,身高1.7米,相貌又是那么的出众,尤其让人欲罢不能的是其收拾和打扮。她是89生人,然而,正如见过她的我的同学所言,她已经收拾的像一个很成熟的女人了。这种成熟较之于幼稚和诸多90后的特性自然更富有一种魅力,而这魅力,恰是我所最喜欢的。所以,直面她的那一刻,自然也就怪不得我内心怦怦狂跳了。

拘束和拘谨在简单相谈了一些话语之后就飘向了九霄云外,原来我们的相处竟然没有任何困难。一起去她刚刚去过的超市里给她买了些零食之后,和她简单说明了项目问题,就把她带到我的实验室里,安排好她一个人在那儿上网看电影,我便又匆忙去别的实验室里调试程序了。所幸程序调试的异常顺利,大概半小时后,基本的问题便全部解决了;而且又是周末,自然就可以把一切任务推掉而尽力陪她出去玩儿了。

不过她并没有立刻答应和我一起出去闲逛,只是坐在我的电脑前继续看着她的电影;而我,自然只好坐在旁边奉陪,不时的说些闲话,直到下午将近2点。出了实验室,在所里闲逛了一圈,偶尔说些闲话,就出去吃饭了。

她说自己想吃肯德基,而我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感。可是我压根儿不知道这附近哪儿有肯德基的店,不经意间说起家乐福,于是就徒步往家乐福走,大概一公里多的路程,竟没觉走多久。家乐福的旁边逛了逛才终于发现果然有肯德基店铺,不过她说没有优惠券,两个人估计要花不少钱,而我对这种快餐并不怎么感兴趣,所以也没有太坚持,最后还是在家乐福内的一家快餐店每人吃了碗米线,大概花了二十多块钱。吃过饭在家乐福内闲逛了一会儿,虽我一再坚持,最后竟然也没有买什么东西。不过那次吃饭和购物时的闲聊还是让人感觉十分温暖甜蜜,那种没有任何障碍的言谈一直让我回味不已。不过言谈并没有太多内容可记,唯一重要的是,她告诉我她是单身家庭,家里只有一个妈妈,爸爸在她很小时就和妈妈离婚了,她从小就跟着母亲一个人过。

从家乐福赶回所里面时已经将近晚上5点了,不过天还没有黑。恰好所里面的排球场上有人在打排球,而她可能比较喜欢排球,就站在旁边要看,我不便说什么。不过很显然可以从她的眼神里看出自己很想上去打会儿的念头,我就和排球场上的老乡说,让她替换我老乡上去玩会儿。就这样,我提着她的包在旁边看着,和老乡随意的说些话语;大概二十多分钟之后,她终于玩累要下来了。我看她手,已经被排球砸的不成样子。不过我并没有勇气抓起手帮她揉揉,毕竟还没有熟到那种地步,轻浮的授受不亲似乎也不是一种好的习惯。

和我从排球场上去到实验室的路上看到了宿舍楼上伸出头来眺望我们的师弟,她直盯盯地盯着人家看了数分钟,直到人家不好意思。来到实验室之后,竟然又要求等会儿,等到我师弟过来,调戏一番方要离去。她的压根儿没有任何见外的举动让我感觉很不好意思,不过终于在晚上六七点时,她要走了。我本来是准备让她吃过晚饭再回的,她却坚持直接回家,我自然不会强迫,于是就送她坐上了公交车。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到了她要转乘下一趟公交的地方,看到她坐上下一趟公交车开走之后,我方原路返回。

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并没有什么可记述的事情,无非是我的惊喜,无非是我的迷恋,还有就是我对自己感情刻意的隐瞒。

2.继续约见

可能是因为她对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见,也可能是我对她的倾心,此后我们聊天似乎更为密集,而且还有不时的电话;不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一件,让我记到了今天。

因为甲流封校在家的她终日无所事事,学习自然荒废,或许是因为太过无聊,她决定去找份兼职。而且因为自己的身段还有相貌的缘故,找的兼职是在商场里面推销商品。我自然对这个有点反感,总觉得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出卖色相;但又不便明说,只好借口太累劝说她拒绝,说这份持续20天的兼职可能会太累。不过我的建议终归只是建议,打过电话后的第二天,她还是决定去面试应聘这份兼职了。我自然没有太多的话语要说,无非是给她出些主意,让她好好面试。

可待到中午吃饭时,我收到了她的短信,她说让我等会儿再和同学一起去吃饭,现在时间太早。我觉得很纳闷,就开玩笑似的和她说,难道我不和同学一起吃,你会过来陪我啊。可我真的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又要过来找我,这是9月23日的上午,距离上次过来只有短短数日,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天并非周末。不过她都说已经在路上了,我只好等她。

依然是大概中午将近12点时,她给我打了个电话,原来她被保安给扣下了,要我去取人。我想着下午她要去面试,也没有带她去所里面,就直接一起去外面吃饭了。那天的天气很冷,而她穿着并不多,连外套都没穿,自然就很冷。我虽然穿着外套,但最多也只是问她一句,冻坏了吧,却不敢把自己的外套脱给她穿。还好她自己比较大胆,直接和我说,“把你的衣服借给我穿呗”。我赶紧就脱下了外套给她穿上,那外套虽然土里土气,可终不至给我丢脸。

我问她去吃些什么,她说天太冷,去吃火锅吧。还好我提前问了宿舍哥们儿附近哪儿有好吃的东西,他推荐我带她一起去吃羊蝎子火锅,两个人大概也就需要六七十快钱。可待到一起来到火锅店外面时,她看到装饰豪华的火锅店,最终却不愿去吃了,只说要么还去家乐福,要么就在附近随便找个地方吃点。我想着下午她要去面试,家乐福自然时间来不及了,于是就在附近找了一家还算可以的米线馆,两个人花二三十块钱一起吃了一大碗米线。

吃过饭回到所里,依旧去了我的实验室,她自有她的想法,一直要试图继续调戏我的师弟,于是就在实验室内和我一起静候着我可怜的师弟。不过幸运的是,那天下午师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赶到实验室里;而她,因着急于要去面试,只好忍痛辞行。我把她送上公交车,因为不是周末,自然不好和她一起,就一个人直接回了实验室。

回到实验室的我发现师弟终于来了,他在和师兄一起调侃,原来是师兄暗地里偷偷给师弟发了条消息说小菱在实验室等她,把他给吓的没敢过来。我把这些事儿都作笑谈告诉了小菱,她自然气愤异常。

然而,我以为事情到此为止时,她竟然在面试结束之后再一次赶了过来。可能是有了前几次过来的经验,这次过来便直奔实验室,一进实验室便大声的揭露了我师兄的告密行为,搞的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不过除此之外,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接调戏起师弟来,只是过来和我平淡的说话,或许是盛怒之下,一时找不到发泄的方式。但时间已晚,由不得她再思考,我便只好在她表示死活不吃晚饭之后,和她一起坐上公交车送她回去了。

这次过来虽没有太多可以记述的内容,但在回去的路上却有太多事情发生。或许是当天中午她走后在得知她下午还要过来时和一个Q群里的朋友聊了一会儿的缘故,他们给我支了不少的招儿,让我大胆一些。于是,在回去一起坐在公交车上时,我手脚开始不老实了。我时不时地会抓起她的手来抚摸一会儿,或者把她的小手放在我的两个手掌中间捧着,一种从未有过的甜蜜不禁袭上心头。不过她会不停的躲避,或者坚持把手从我的手掌中挣开,当然,我也不会强求;无非是继续不停的闲聊些话语,或者继续试图抓住机会并抚摸那双让我心醉的小手。这其中最让我沉醉不已的,路上不知为何,她竟一时突然面向我趴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立时吓的不知所措,只是也顺势把我的头枕上了她的肩头,不要奢望我还敢有拥抱或做其他的动作的勇气。

送她到公交车的转乘站点时,她的妈妈再一次打来了电话,那已经是一路上她妈的第三次电话了。我实在不忍再让她继续等公交车而让妈妈担心,就要打的把她送回家。可打的坐上之后不到两分钟,她坚持说我送她回去之后不好回来;而且路程不远,自己一个人坐车回去就行了;坚持要让我下车直接回去。我无奈,只好在给她留下50块钱的出租车费之后,一个人下车重新坐车回来了。

或许是当天我的举动的确有些出格,在她回家吃过饭冷静地想了许久之后,给我发了这样一条短信“问你啊!你对我有除了朋友以外的情感吗?”。我知道,最后的时刻到来了,可我不想这么快就确认,或者这么快就被拒绝,所以就试图和她踢皮球,不过最后终于无法避免的时候,我只好含糊其辞,说了这样的话语“有些事情,正如我们所知,你强求不得,但如果它来了,我们就热情的接受!”

本来这样含糊的推过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恨我去Q群里求助,一帮人不知是故意破坏,还是真的没有招数,竟然要我立刻表白,要我表决心。我竟然傻拉吧唧没有认真分析就去听信了他们的言语,竟然就那样,向她表白了。

3.最后的“晚餐”

即使Q群里一帮人在后面没完没了的怂恿,其实那天我依然没有作太明确和过激的表白,无非是向她表达了一下内心的感受,以及那种无法抑制的对她的倾慕。而她,则说自己前一段感情刚刚结束,突然还适应不了这种转变,暂时无法使得自己去接纳我。我自然有些失望,可经过争取,还是从她嘴里撬出了半句话——“其实你真的很好”,但只这些就已让我激动不已。

可激动代表不了一切,似乎从表白那一刻开始,我就立马陷入了被动。当晚过后的整整几天,关系一直发展的不温不火,再没有了从前聊天时的自如,她也再没了那时对我的那种热忱。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而她虽然略有魅力,却远未达到那种能使我愿意包办一切的地步,所以当她没有像我一样有一些积极的表示时,我开始计较了起来,一个人苦苦的憋着,试图将自己的情感隐藏起来。

不过虽然隐藏了,但可能是还没有说及太多本质性的话题,而且加之她一直说上次送她时最后给她的出租车费并没有花完,说要给我充手机费,或者就请我吃饭。我自然想着让她请吃饭算了,于是,9月26日,在上次过来的三四天之后的周末,她又一次过来了。

虽然只是相隔数日,我已经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彼此之间的生分了。再没了从前言谈时的自如,再没了那时的随和和从容,有的只是我对她不停的诉说,自然还有她对我的防备。一起走了许久,走到一家火锅店里,她请我吃了顿火锅。吃饭期间的言谈延续着刚刚说话时的风格,没有了自然,只有让人生厌的生硬。

吃饭结账后,我们便一起往所里赶;路上闲聊着就聊到了我的哥们儿阿羲。而可巧周末时,哥们儿很少出去,通常会在实验室里玩儿,她便坚持说要去看看阿羲;我说这样不好吧,我带你去见别人,这种炫耀连我自己都受不了,别人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可她非要坚持让我带她去看看,还说什么带她去看我的同学,这是让她放心的一种行为。我扭不过她,也不想让她就此不开心;又想着阿羲也非外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难堪,于是就带她过去了。路上想给她买点水果,她没有要其他东西,只捡了一个石榴,带在了身上。

所里并不太远,说话间就来到了阿羲的实验室外,我当时只想着让她捉弄一下阿羲,就在给她指明了阿羲的位置之后,一个人去了洗手间。从洗手间回来的我推开阿羲实验室的小门,发现他们已经在里面说说笑笑了,所幸因为是周末,实验室里只有阿羲一人。她依然在延续着自己一贯的风格,在任何人面前都没有一丝生疏,和阿羲热烈的攀谈了起来。因为当时阿羲正在玩游戏,一个人闲不下来,而她却不停的在旁边没事找事的说个没完。我见如此,只好劝她和我一起走,但没有什么意义,她依然在说个不停,后来竟然说让阿羲让她玩玩游戏。阿羲自然不便拒绝,把电脑让给了她,她撒娇似的玩了一会儿,把游戏给玩的不成样子;却还要再玩,我只好生硬的把她拉开;而她,却一直坐在阿羲旁边不停的看着,说着。后来终于又被我强行拉走了,走前终于把刚刚买的那个石榴送给了阿羲,最后又在阿羲的实验室里不停的转来转去,要阿羲送给她点东西。我真的很无语,更无语的是她在走出实验室之后对送她出门的阿羲所说的那句话——“阿羲哥哥”。我不知道阿羲甚至大家的感受,我只知道,在听到这称呼的那一刻,我当场石化了。

从阿羲实验室出来之后我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评论小菱的那一种行为举止以及言谈,我只知道,当晚在送她回来和阿羲说话时,他对我说,这人怎么这么二拉吧唧的,脑袋缺根筋儿吧?

我还能说些什么?和她一起去了我的实验室里,她却没了和我继续说话的念头,从我那儿带了一本书之后,就直接回去了。我自然还是要送,不过这次却又有一些不堪的往事。公交站里候车的行人超多,最终勉强挤上了一辆公交车之后,她却专挑了靠前的位子坐下,我也只好勉强坐在了她的旁边。或许是因为上次送她时坐在公交车的最后,我不老实的手脚给她留下了太多的阴影,可我自然因为她选择的座位和她生了一路的气。

一路上我只安安静静地坐在她的旁边,像死人一样身体直直的坐在座位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丝毫不顾及我们面前究竟是否有人,是否在注意着我们。她或许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不停的向我道歉认错,我自然置之不理,最多也只是目不转睛的嗯一声。后来她见认错无效,竟然将头靠在了我的肩头上,一个人睡下了;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心想一切随你吧。不过终究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在她的头要从我肩膀上滑下去的时候伸手扶住了她,并趁势将她抱在了我的肩膀里。虽然她始终没有拒绝,不过我依然还是没有勇气把她抱在我的怀里。

大概十数分钟后,她从我肩膀上和胳膊里坐了起来,我依然恢复了刚刚严肃的坐姿,眼睛仍然丝毫的没有去注视她。后来车上行人已经下去了大半,她对我说咱们一起坐后面去吧,我没怎么吱声,只是拒绝;再后来她又一次说起的时候,我觉得实在是不应再拒绝了,便和她一起坐到了公交车的后排。

但也就仅此而已,仅过数站,便到了她下车的地方;我送她坐上下一趟公交车后,一个人就依旧原路返回了。

4.一条不尴不尬的短信

这次让人崩溃的会面之后,我们之间的联络就更趋于疏远了。我对这种境况竟已经完全没了招数,无奈向Q群内求助,有哥们儿给我出主意说,让我冷淡几天。于是在接下来的两三天内我们就断绝来往了,我没有主动找她,而她也自然就不会主动联系我。

第三天晚上跑步前,我给她发短信,问这几天都在干嘛,竟然莫名其妙的吵了起来。那种恐怖的难堪和争吵,甚至直到现在我在回读短信时,依然有一种莫名的压抑。不过也就是争吵了一下,随后我就以跑步为借口下线回宿舍了。

这之后直到十一之间我已经没有冷淡的意图了,所以也会偶尔主动找她聊些话题,但这些聊天无非是继续增加她对我的厌恶。不知是为什么,自从我对她表白之后,我们之间的聊天竟然一直成了我的奢望,而这奢望的结果往往是徒增她对我的反感。所以,当后来某天她突然对我说出诸如“我们家现在不想让我恋爱”的话语时,我也就不感意外了。

不过还好接下来就是十一,长达八天的假期里,宿舍另一哥们儿出差回来带我一起出去旅游了。与兄弟结伴,漫看祖国的大好河山,这感觉自然会让人心旷神怡,于是,也就暂且把那些烦心事儿给抛却了。

然而,旅游回来之后还是会有些相思,不过在发条短信未获回音之后,也就没有了什么想法。然而,诚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正在我无聊以闲逛排遣寂寞和烦恼时,10月6日下午又接到了她的电话。她问我在哪儿,我无非如实相告,她却说,我钥匙忘家里面了,我还以为你在我们这儿附近呢,想着去找你呢。我依然有些激动,不过终究还是转向了平静,她说时间太晚了,直接过这边来有点太远,刚过来就得回去。也没有太多的话语,挂断电话后,我继续着我的闲逛。

第二天晚间,终于再一次接到了她主动发来的短信,我心是一样的激动。但短信内容却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要是我遇到什么困难了,你会帮我吗?”,我很纳闷,怎么会突然说到这样的话题?仓促间不知所措的我无非就着她的话题表表心肠,回了句“力所能及一定帮,力不能及努力帮。”我觉得这样的回复应该能让她满意。

可就在我沉思她到底为什么突然说到这些时,她突然又发来了一条短信,说“要是过几天跟你说啥你都要帮我哈!”。我知道,这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但苦苦思索却不得答案。不过答案并不是谜语,她接下来的短信已经说明了一切——“这次真的是只有你了。我闯祸了,很大的祸。”。这样的话语已经近乎将答案示人了,不过碍于她的面子,我之后试探性的回复“别说怀孕了啊……”。

果然不出所料,她说她这个月的月经没有按时到来,她可能真的怀孕了!

我当时就崩溃了,她这一个月是在和我交往,而我最多只是牵了她的手;那就是说,在和我交往的这一个月里,她在同时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不过她否认了,说不是这个月的事情,是和前男友分手之后,9月3日又和前男友发生的事情。

我无法形容获知这一消息时自己那复杂的心情,那一种恶心和痛苦直把我当场击溃!我立刻扔下电脑躲到了实验室外面,一个人扶着冰冷的墙壁苦苦思索:9月9日添加她为QQ好友时,她的QQ签名档中有“第46天”的字样,她说那是因为她和前男友分开异地之后的第46天他们正式分手;可知9月3日再一次发生关系时,他们已经分手了至少30天。一个女人,在被自己的前男友踢了一月之后,竟然还会回去和他发生关系,这样的女人!我心痛的无法呼吸!

但静想一会儿,忍了痛苦之后却又想到了她的现在,我怕她一个人碰到这种事情会想不开,又或者自己会害怕,就赶快回到电脑前给她发消息,问她现在准备怎么办。

她自然说要打胎,不过或许没有怀孕,没有想像的那么严重,只是简单的月经不调,说上个月是9月2日来的月经,这个月推迟几天也算正常,还是明天先买个试纸测测再说吧。我只好按下痛苦和她分析,说明天上午赶快去买试纸测试,如果没有怀孕最好;即使怀孕,也要尽早去打胎,一刻不能推迟。她自然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只好就这样说了下来。

可接下来的安慰和闲聊中,她竟突然问我有没有多余的钱,说什么自己一下子凑不齐打胎的上千块钱来。我哪有那么多钱去挥霍?自然只好实话实说,说你找你同学问问;实在不行的话就先办张信用卡吧,等下个月你妈给了你生活费一并换上不就行了。打胎的费用也算基本上说下了,剩下的自然就只有安慰。

不过不知为了什么,我偏多嘴又说了一些话语:

不过其实我更希望你中奖。因为,你需要这样的一次教训来转变。就得让你凑钱,知道凑钱的不易,这样你以后就会小心一点了,就会用心规划一下了。如果这样,你以后可能就会对自己的事情更多一些规划了。

我只是想着给其一点规劝,试图能借此事让她向好的方向变化一些;然而,我错了,就是这简单的几句话语,立马招致了她对我疯狂的攻击,从未说过的脏话像狂风暴雨一般向我袭来,骂过之后,又收到了她这样的短信:

以后别找我了,拉倒吧,到此为止,把我的号删了吧。

不过,就在我以为我们之间终于就这样结束的时候,我又收到了她发来的最后的短信:

孩子我已经打掉了,不会再来烦你。

我是彻底的崩溃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收到这样的短信!彻底无语的我又收到了获知此事的恶搞者就此恶搞的不少短信:

我妈让我问你,孩子你要不要了?

孩子我会生下来的,但不会认你!

孩子我已经打掉了,我恨你!

孩子我已经打掉了,我不恨你!

孩子我已经打掉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钱已收到,可孩子我舍不得打掉。

你个不负责任的东西,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相信我,孩子是你的!

对不起,孩子不是你的。

你安心工作吧,孩子我已经打掉了。

把那晚开房的钱还我!

注:本文故事纯属虚构,情节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29条评论

  1. 你猜?
    2010/07/12 04:08:59

    结尾乱七八糟啊。。
    我还以为是真事呢。

    回复评论

  2. 茶茶茶
    2010/03/04 22:44:16

    唉..是真是假..?

    回复评论

  3. 梦之源泉
    2010/01/30 13:24:25

    你!
    欺骗我感情!
    我以为是真的。

    回复评论

  4. fengxing581
    2010/01/25 12:01:24

    哈哈,哥们,看完最后几句短信我笑喷了,真看不出这么有才~~~~话说你在哪儿读研?我也在沈阳呢~~~

    回复评论

    月夜 说:

    故事纯属虚构哎,呵呵。
    不过我在沈阳。一个研究所里,苟且偷生。

    回复评论

  5. 比烟花寂寞
    2009/12/27 09:06:34

    看到最后居然是一段大大的红字,大哥看着也太实切了吧,起码我也有过这样的际遇,虽然过程和结果远未如此,但从内容和语言来说,我看8成是真的,呵呵,人啊,终究逃不过爱情的纠缠,况且是美女。

    回复评论

  6. 星网
    2009/12/18 21:36:13

    看到最后竟然来个:纯属虚构!汗颜!

    回复评论

  7. rollom
    2009/11/18 23:34:07

    我靠,读得我以为是真的,最后到结尾才发现成了虚构。

    回复评论

  8. Betty
    2009/11/16 10:41:59

    9月2号来月经,3号发生关系, 怎么可能怀孕?

    回复评论

评论分页: 1 2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