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的角落

9条评论

朝鲜队终于回家了,没有奇迹,没有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如果有的话,那就是两件,进了巴西队一个球,和被葡萄牙狂灌了7个球。思考之后,感觉朝鲜队的历程和社会主义的进程惊人的相似,列宁同志一声高呼建立了苏维埃的共和国,于是展开了美丽的社会主义和丑陋的资本主义的角逐,虽然一直处于下风,但是人家进两个球,咱们也能进一个,当然这是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那股子拼劲得到的最大的成果,可是深层的看也是源于专制独裁之下的高效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在 2010-06-26 发布于 时讯品评 类别下以来已有4,198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

平淡的也是爱

12条评论

年近30仍在读书的我没有什么收入,自然也就不能为父母亲送上什么东西。可晚婚的父母而今却已是年近60的人了,他们没有闲着,虽年纪已大,父亲却仍然在操持着自己熟悉的辛苦,依旧跟随着一帮年轻人在外乡打工;而母亲,也没有像别人那样选择在家赋闲,她终日在操劳着自己的小生意——做些米酒买卖。

同样常年身在外乡的我不能为父母亲带来什么,只是照例在每周六的晚上会给二老打个电话。虽然而今父子之间已经基本没了什么隔阂,但父亲还是不善言谈,一次电话能说上半个小时已经算是不错了;而母亲的话就比较多,东家长西家短的说个不停,每次大概能说上个把小时。

在 2010-06-25 发布于 心情日记 类别下以来已有6,482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