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相约

在 2011-09-23 发布于 心情日记 下以来已有3,570人读过本文 |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前天下午,将近下班的时候,接到了你的电话。你问晚上吃什么,我知道,这已经算是你的邀约了。而虽然那一段时间我们一直通着电话,但那相见,却已经是将近一周所未曾有过的事情了。诚然,我很焦急,我焦急于每一次与你相会,但你很忙,而且你还有诸多的事情,我若爱你,当然要学着包容这一切,学着与不一样的你相处。

那天下午我去找你的时候,带上了那个杯子。其实上次见到你回来之后,听你在电话中跟我说话的时候喝水喝呛了,我便想着把那杯子送你,甚至当我突然有了那样的打算的时候,自己内心还激动到不行。可激动伴随着相见的一天天的推后,已经变得越来越平淡了。然而即使如此,当我有机会亲手把那杯子送给你的时候,内心依然是不可抑止的激动。

那个杯子,还是两年前,或者已经是两年半以前的过年的时候,QQ邮箱团队送给网友的礼品。上面有一个很有创意的“嫦联系”的图章,也有QQ邮箱的logo,而且,上面还印有我的名字。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收藏,我一直没有用,我想着把这样的一对杯子中的一个适合女孩儿用的送给我未来的女友,于是便留到了今天。

当我赶到你的医院外面的时候,给你电话,我想问问是否应该在医院外面等你。电话没接,或许你在忙着其他的事情。不过很快你就回了过来,你说你还有点事儿,让我直接去了你的房间的楼下。我在哪里等着,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没有生气,虽然等待的心情并不好受,而且,通常如果有一个女孩儿让我如此等待,决然没有可能。但当我看到从远处走来的你的时候,还是立刻就迎了上去,心情大好地跟你上了楼。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我跟你进入你的房间了,但心情还是激动到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毕竟以前不只有咱俩,有你父亲的存在多少会缓冲下气氛,而今,却只有咱俩,咱俩的直面,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我一直没有说话,你把我让进了屋里,换了拖鞋,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而你,赤着脚就走在了屋里的地板上,最后坐在了电脑桌前面的椅子上。

我们已经将近一周未曾见面了,你没有喝我给你带过去的你上次买过的饮料,而自己从冰箱里拿了冰冻的其他东西,我没有买冰冻的给你,只是怕你万一在生理期,会有多少不便。你说坐那儿歇会儿,我们便随便地聊起了天。其实,我们在一起的相处并不困难,也丝毫没有拘束。当然,或如你言,我会有些拘谨,毕竟,你想,在你的房间里,面对着相处并不太多的你,没有压力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大约一个小时的聊天与闲谈之后,你问我想吃些什么,说请我出去吃饭。我自然没有太多主意,便随着你下了楼,一路上牵着手随随便便地走着,最后走到了一家室外的烧烤摊,也算是类似夜市的小店吧。我们坐下吃饭,你随便地点了些东西,最后要了瓶啤酒。

我没想到,你竟然给我倒上了酒。我只记得,最初的最初,我们一起吃火锅的时候,你去拿蘸酱,我原以为你会帮我拿来,却只是我自己走过去拿自己的那份;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们喝点饮料,你也只是给自己杯子里倒上,压根儿就不会管我。可是,那晚,你竟然给我倒上了酒。而且,你同样没有自顾自地喝起来,而是喊我端起来跟你碰下杯。而且,而且,你还跟我说,不要说两句吗?你竟然要我,在咱俩第一次喝酒的机会里端起酒杯的时候,说上两句话。

嗯,我当时就激动了,激动的我哽咽着说话,我说,“感谢上天,让我认识了你。”是的,我不能免俗,“最初来到沈阳的时候,我以为这是我人生的失败,可是今天,当我认识了你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来到沈阳,才是我今生最大的成功。感谢有你,感谢你我的相识,希望今生能一直你我相伴。干杯。”我们激动地喝酒,但我却激动到未能让你也像我一样,正式地说上一两句话。

但是,那顿饭我吃的真的不好,烧烤那种东西,必须得有人不停地照料着,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自然那是我的任务。我努力地翻着烤肉,我小心地翻着各种食物,我殷勤地给你夹过去烤熟了的菜,虽然自己吃的并不好,但那不能不叫幸福。

而你,其实也没有闲着,你不停地倒酒,不停地引导我跟你一起喝着,还不停地找寻话题,跟我聊天。你说,“你真好,如果这辈子谁能嫁给你,该有多幸福。”

我心里浮现着很美好的感觉,也真正地能感觉到了一种幸福,我就跟你开着玩笑,我说,“那你嫁给我吧。”

“那怎么行,你又不了解我,万一你发现我不是你想要的呢。”

“那怕什么,我觉得我可以包容你的一切。你敢天长,我就敢地久。”我继续说着。

不过她没有继续跟我扯淡,转手就跟我继续喝起了酒。那原本只要了一瓶的啤酒显然不够我们两个消耗,她很快索性又要了一瓶。她说,你会不会觉得一个女孩儿喝酒不好啊?

我说,那没什么吧。其实,就这么说吧,如果咱俩,现在,以后都能时不时地喝点小酒,我觉得会是很幸福的事情。

她没有再说什么,我们继续吃饭。后来她问我生日,其实我以前也曾问过她的生日,但都被她躲过了,她只告诉了我她是什么星座,却始终不肯告诉我她的生日。现在她问我,我觉得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而且,作为一个男人,行事应该干练些,磨磨唧唧的反而不好,所以就直爽地告诉了她。她又让我伸出左手给她,她要看我的手相,唉,看就看吧,迷信的人呐。

但她看我的手相的时候,我们的交流却并不融洽,自始至终,我只说我手掌上有一个很奇怪的红点,两只手的掌心处都有,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她说没什么,继续一个人埋头看着我的手相。显然,当时我应该去问一问她,比如问问看出了什么,跟她一起随意的交流,但当时的我只顾忙着烤肉了,竟然没有跟她说关于手相的一句话。

后来等她吃过饭后,我自己又忙着吃了点,便跟她一起牵手回家了。不知道是因为气温的原因,还是因为喝了点酒的缘故,抑或是当时牵着她的手太过激动,一路走去,我满身发抖,控制不住的抖。而因为身体上的反应,一路上我们并没有说太多话。只是接着吃饭时的一件事儿,当时继续聊了聊。

我曾在前几天跟她相处很好的时候,私下做主买了沈阳刚开的国内最大的薰衣草乐园的门票,想着她总应该会有时间,而等她有时间的时候,带她一起去那样的地方,会是多么浪漫的事情。而中秋假期跟她爸一起给她装修房间的时候,曾说到过她的妈妈。她妈在家经营着一家便利店,一直也很忙,都没有时间歇个空。我当时当着她跟她爸的面开玩笑的说,等我周末有时间的话,我去替阿姨看会儿店,让阿姨好好休息休息,我也能体验体验生活。而后来,因为她没有时间,而那两张门票很快就要过期了,我便提出,等周末有时间的话,我去看着店,让叔叔带阿姨他们两个过去玩儿,或者他们要是不好意思的话,我带他们一起,我们三个去薰衣草庄园里玩玩。

当时她面带微笑地看我,我说你不是忙嘛,你忙我们打扰不起,那我们三个一起玩儿总可以吧。她不置可否,只是和善地看着我开心。但我们吃过饭回去的路上,我问她叔叔的电话时,她却不告诉我,任凭我怎么说,她始终不为所动。而且还说,门票多少钱啊,不行我给你报了。

但这点小事儿也无足提起,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她的楼下。以以往的惯例,此时她会说一句,好了,我回去了,你也赶快回家吧。可这次她没说,而我们依旧在牵着手,她牵着我的手往楼里走,我便跟着她上了楼。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但我想着送她回家总也没有什么过分。我们像刚刚她回家的场景一样,又重复了一遍进入她房间的剧情。

我依旧坐在了沙发上,她依旧坐在了椅子上,我们都去了趟洗手间。当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她已经在摆弄着我给她带过去的杯子了。我简单地给她说了说那个杯子的来历与历史,我们简单地继续随便说了些什么。她坐在电脑前面,没有开机,我问她平时上网都玩些什么,她依然没有告诉我。我很纳闷儿,她并非没有时间上网,却说自己的QQ有一两年未曾用过,甚至都不告诉我号码,让我加她为好友;我问她玩不玩微博,她很干脆地说不玩;我问她上网玩些什么,她说自己就随便玩,随便看。她这明显的逃避态度在说着什么?我很困惑,却当然没有办法向她再问起。

我们坐着闲聊了一会儿,大概有半个小时的光景,她说,时候不早了,我要休息了,你也赶快回去吧。我便起身,对她说到,那好,你赶快休息吧,我走了。我站起来的时候,她走到冰箱边,说这儿有不少葡萄,给你带回去些你吃吧。我说不要,她却发现葡萄可能已经被老爸拿回家里去了。

我在那一瞬间的光景里换好了鞋子,但在最后要打开门的时刻,看到站在旁边看着我的她,想着今天甚至我们都未曾来过一次拥抱。我说,你来抱抱我吧。她说,你又不是小孩子,抱什么抱。我说,那要不我来抱抱你吧。她说,闹什么闹,赶快走吧。我已经换好了鞋子,而且强行拥抱显然也不恰当,便沮丧地说了再见后,开门走了。

可是,那一刻我却更纳闷儿了,我们曾有过三次可以拥抱的机会。一次是中秋节陪她逛街,那是我们第一次牵手,最后送她回到楼梯旁边的时候,我强行抱了一下她,她不同意,说下次吧。而且,她没有生气。那之后的第二次,我们在她楼梯下分别的时候,我说,让我抱抱吧,你上次说,下次抱抱的,她不同意,最后却躲到了楼梯下的阴暗里,让我抱了一下。然后就是这第三次,她竟然如此的拒绝,我十分迷惑。

但这还不是最让我困惑的事情,那晚从她那儿回所以后,我没有接到她的电话。而按照以往的经历,当我们分别后,我回到所里,或者是快要回到所里的时候,总能接到她的电话,要么是问我是否到了家,要么是跟我随便继续闲聊。可那晚的她的没有任何的举动,让我甚至有些崩溃。

再然后就是那晚分别之后直到今晚,这都已经是整整两天了,我们谁都未曾联系过谁。我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以往的我们的交往的经历中,即使我不给她打电话,但她也会经常,或者至少每天都会给我打个电话。但是,这次,这奇怪的表现和反应让我无论如何都没法解释。

她究竟怎么了?她看了我的手相?她算了我们的生辰八字?还是她对我那晚的表现产生了疑惑?而再也不想跟我继续发展下去了?

2条评论

  1. danzwl
    2011/09/24 15:12:53

    Why I feel upset after reading this post?

    回复评论

    月夜 说:

    嗯,谢谢你。
    因为这所记述的事情本身就不顺利,而且,我还是在那样一种沮丧的心情下写的文字。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