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幸福的机会

在 2013-03-15 发布于 心情日记 下以来已有2,703人读过本文 |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本文写于将近两年之前,而故事发生距今已有两年之久。故事中的女主角而今已为人妇,应该也早已为人母;而我也应该很快就会结婚了。可是直到今天,这篇文章还是没有写完,原本不准备再发出,毕竟都已过去。

可前几天重装电脑,差点没有把保存在本地电脑的这篇文章给弄丢,失而复得,倍感珍惜。因此,不管是否写完,也不论彼此都走到了什么样的幸福,这篇文章,还是就此不合时宜地发布吧,权作纪念,纪念那段不成熟的岁月,纪念那段曾经错过的风景。

直到今天,我依然能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瑞的情形。那是过年串亲戚的时节,我们头天约好,当天早上在她家附近公路旁的一座桥上相见。

其实那天见到她之前,我们已经在电话里和短信中不止一次地闲聊,我能从她的短信中,也能从她电话的声音中读到她的高傲,读到她的气质,当然,也读到了她的自我保护的迫切。

初次相见

我们是相亲认识,介绍人是她的一个远房亲戚,住在我们附近的村子里,跟我妈也还算比较熟悉,对我又有所耳闻。那年过年回家陪母亲去赶集的路上,碰到了她,她略略地表露了些意思,母亲对我的亲事一贯着急,而我出于一种对陌生人的期待和好奇,竟也没有拒绝。后来,介绍人跑到了我家去探听我们的意思,也曾多次给我打过电话,别人都主动到了这种程度,我便在稍后的年前给瑞打了电话。

直到现在回忆起我们的第一次通话,我还会感觉有些奇怪,为什么我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儿,在第一次电话中竟然能那么肆无忌惮的贬损对方,而两个人竟然能像久别的朋友一样互相调侃。听到她的电话中的声音,我很自然地想到了我的前女友,她们同为家乡中学的高中老师,或许因为她们的职业习惯,说话的语调也都大体相同,带着一丝奇怪的语调的家乡话,竟然也能说得那么别致。

我们年前也曾有过不少次要见面或约会的愿望,却终归在她的忙碌中,还有我的缺少交通工具中而给白白浪费了。她家在一个还算繁忙的地理位置相当不错的村子上,那村子里历来有开商店、布门面房做生意的传统,而她,因为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也就承担起了经营家中商店的重任,当然,这任务还包括去十来公里外的县城里进货。她有那么多的事情,繁忙是自然的了。而我,因为常年在家的只是母亲,我只在过年的几天才在家里度过,所以家里也就没有什么方便的代步工具。母亲的三轮电动车倒是可以用,但我觉得一个人骑起来好没劲。更何况我对这未知的相见还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正巴不得以此借口来推脱见面,而可以在心中始终留一个美好的念想。

但对方是比我只小一岁的女孩儿,而且身在我们家乡的农村,婚姻方面的压力显然很重,又是过年时节,家里人一而再的催促,亲朋邻居再而三的介绍,她终于开始正面地跟我说起见面了。而我,过年最多也就在家呆区区数天,春节过后,终也再没了借口和理由去推脱不见。于是,在那样的情形下,我便跟她相约,在大年初四,我去串亲戚路过她家附近的时候,一起在她家附近见一见吧。

那天早上,我早早出发,一早便来到了约好的地点。可我充满期待而且激动不已地等在那里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依然未能看到她的身影。我甚至已经从心里几乎放弃了,出于礼貌,我还是要等到她出现,以便能当面对她说一句,对不起,我想我们不合适。可当那个气质光鲜,身材高挑,相貌姣好的女孩儿面带微笑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的时候,虽然面容上带着一种不忿的愤恨,眼睛斜瞥着她的身影,却还是掩饰不了我内心的激动。我无法想象,在我们那样的乡下,竟然还能会有这样有着一种超凡脱俗气质的女孩儿,她收拾得那么的干净利落,以至于我怀疑她不是常年生活在家乡的老师,而是刚刚归来的旅人。更让我惊喜的是,她竟然还有着一头我最爱的短发。

虽然相见是那么的奇异,但我们的相处却没有太多时间。时间太晚了,我必须得赶快去亲戚家了,天气又那么冷,我们压根儿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闲谈。她似乎也感觉这相处的时间短到有些不尽人意,而且似乎也有对自己迟到的歉意,当我提出让她跟我一起送我一程的时候,她很爽快地便跟我一起骑着电动车去向了亲戚家的方向。但与意中人在一起的时间总是飞逝,而我邀请她跟我一起去亲戚家的主意显然有些荒谬,于她这种懂事儿的女孩儿,怎么不会拒绝?事不遂人愿,我们便告别,她骑车自己回了家,我回头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仍然是那种掩饰不了的激动。

在她家的相会

就像我对她没有任何意见一样,她对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如此完美地相处着的我们还是经不过她的着急。她问我什么时候去趟她家,去见一下她的爸妈,我们两个在一起,必须得经受过她的爸妈的考验与审查。

可我依旧是同样的问题,没有交通工具,我试图说服她来接我,毕竟她家里有相当多的各式各样的车子,有电动车,有摩托车,等等。但是显然,她是一个稳重且可靠的女孩儿,而我们农村有着严苛的章法,她一个女孩儿,不可能也绝不合情理在只跟我见过一次面的情形下便骑车来我家。

但终于我还是等来了一次机会。大年初六,一个同学要结婚,我约好一个朋友骑摩托带我一起去参加婚礼,而路上恰好经过她所在的那个村子。我便提前跟她约好了当天婚宴归来的时候去她家见见她的家人。

其实,你可以想象到我的紧张,一个人,未曾有过类似的经验的甚至都未曾见过什么世面的学生,要孤身去往她的家里,面对她的爸爸、妈妈、妹妹、弟弟,甚至,还有可能会有她的提前在那儿等着的亲戚邻居,而且,这还不止是见,还要陪他们说话,回答他们的问题,接受他们的考验,还要不停地找话题,跟他们聊天,聊他们感兴趣的内容,还要,注意自己的穿着打扮、一举一动,还要,小心翼翼地与他们相处,虽然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却绝对是一次丝毫没有夸张的煎熬。

更何况,那天因为多年未曾见过的同学聚到了一起,我们开怀畅饮了许久,时间很晚不说,我还似乎已经大约有些醉意,而我的同学,有一个醉到吐了多次。

她中间给我打了电话,电话中很强硬地表了态,你要是喝酒了就别来了,醉醺醺的什么样子。还一再地发短信问我,什么时候能到,要是时间太晚的话也别来了。我知道虽然她一再地批评我,但这一切还不是想着让我能在她的爸妈面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而让我能顺利地通过她爸妈的审核,使得我们最终能够顺利地在一起。所以她的霸道,她的无理,她的不解人意,我丝毫没有在意。而且,当同学因为要送那个醉酒的兄弟而只把我送到她村子外面,我拨通她的电话喊她去接我的时候,她依然对我没有什么意见而很爽快地骑着摩托车就去了我等她的地点。

那是我第二次见到她,百无聊赖地在路边焦躁地等待着她的我,看到她从远方飞驰着骑在摩托车上来到了我的身边,似乎那过来的不是车子带来的一阵风,也不是过来的那个她,而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知道,那种感觉叫做幸福。可她告诉我,自己要过那边加油站去加点油,让我在那儿继续等她。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真觉得自己突然就从幸福的天堂里跌落进了无底且恐惧的地狱间。为什么你不多跟我说句话,为什么你见到我时面上是那么的冷冰冰,你对我的迟到有什么意见,还是对我的微醺有什么讨厌?你为什么不带上我跟你一起去加油?你为什么没有加好油再过来接我?

我的心里莫名其妙地思虑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不时又冒出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我遥遥地张望着她的去向,渴盼着她早一点回来,却又不时地将身子转向另一个方向,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竟然会那么的注视着她,那么焦急地在等待着她。不过她终于很快就回到了我的身边,我坐上了摩托车的后座,但却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抱住她的身子,毕竟我们就要进入她的村子,而我又不知道哪一刻就可能会看到她的爸妈。

她没有在路上听我的主意停下车子让我买些东西,她说不必做这些虚伪的举动,你好好表现自己就够了。只是后来,她告诉我,你当时应该带包烟过去,不管别人吸不吸烟,一个成熟的男人带上包烟对别人礼让下总是应该做到的礼貌。

她骑摩托的速度不算太快,可能是因为带上我会有点紧张的缘故,但那距离实在太近,我们还是很快就到了她家。一路上总在纳闷着哪儿会是她家、哪个人会是她的爸妈的我,在到了她家门口,她跟在门口招揽生意的妈妈打招呼的时候,心情最是紧张到了极点。我下车就跟她的妈妈,还有她的妹妹弟弟打着招呼,再然后便被她带到了屋里。她把我带到了客厅里,我坐在那儿静候着她的爸妈的时候,她出去招呼生意去了。

不要指望我在今天还能记起当时的场景,那时激动且紧张不已而还略略地有些醉意的我,当时都不知道在发生着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在说些什么内容。我只知道自己一味地夸赞着他们的女儿,我还能记得我不停地给他们倒了不少茶水,而在她妈从客厅里出去后房间里只剩下我跟她爸的时候,我还跟他探讨了一下客厅墙上挂着的一副很有深意的字画。

我也不记得自己在什么样的场景下怎么从客厅里走出来的,但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而她妈已经开始在忙着做晚饭。他们要留我吃晚饭,不过显然,我没有那样的勇气;而且,如果吃过饭我再回去的话,那时间就更晚了,当然不宜。所以我拒绝了他们的挽留,却喊瑞去送我回家。我们的距离并不算远,如果只有我跟瑞两人的话,她绝不可能会去送我,但碍着爸妈的面子,终于还是去了,而我也知道,其实她的心里,或许是有想去送我以及跟我独处的念头。

在邀请她第二天去我家玩儿并跟她的爸妈道别之后,她便骑上摩托车送我回家了。路上坐在摩托车后座的我,总不知道手往哪儿放,不过我已经跟她很熟了,所以在后来走出她们村子后,我就大胆地把手伸进了她的衣兜里。她没有什么抵抗和反对,再后来我就更直接地抱住了她的腰肢,我的嘴巴在她的肩膀上不停地说话,又加之我的心脏一直剧烈地跳动,而内心深处又激动不已,她便说我傻得像个孩子一样。我说,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只要幸福和快乐,只要每天都有这样的小浪漫和小开心,又何必去计较什么成熟得像个男人或是幼稚得像个孩子呢?

她最后把我送到了我们村子外面,我想让她去我家歇会儿,她很显然地拒绝了,毕竟,那种草率绝非她的风格。但我还是邀请她第二天去我家看看聊聊一起做着吃顿饭,她不置可否地回应了一下,说等到第二天再说吧,随后便骑上车匆匆走了。

那天晚上她回家忙完了各种事情后,我们又躺在床上聊了许久,而那晚的微博上,我这样地记录了两条内容:

下午去她家里见了她的爸妈,虽然不会找话题,聊天不怎么随意,可整个过程还算不错,对我也还算满意!最后是她骑摩托把我送回来的,坐在她的身后,搂着她的腰肢,虽然被她说像个小孩一样,可那种幸福我无法掩饰!

刚又和她聊到这会儿,明天她要来我家啦!突然眼里流出了泪水,相知相识多不容易,我们一定要相陪相伴走过今生!风华正貌时,我们为彼此倾倒;人老珠黄时,我们一起相约到最后!

在我家的相会

因为头天晚上从她家回来跟她爸妈提前打的招呼,因为她送我回来时一路上的约定,也因为当晚我们又在短信和电话中的闲聊、相约,第二天醒来后,我便一直对她过来我家有着十足的信心。也便在一大清早吃过早饭后,内心就激动不已地一个人走到了村子外面,我要去那儿接她,毕竟她不知道我家的具体方位。

但那等待却无终点,在那种一分一秒的时间的近乎停滞的状态里,我从一早竟然等到了将近十一点钟。可她,还没有出现。我的爸妈也已经不止一次地给我打电话问我她的情况,而我那时,却突然发现,她的手机已然停机。

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当时的我的愤怒,却一个人离开村口,朝着远方的公路走去。天空中下着不大不小的雪,我原以为那样的天气不会对她过来有什么影响;而且,我想,即使她以此为借口推脱不来,至少也应该会打个电话提前跟我说一声。可是没有,这一切都没有。

步行走上公路的我,依然没能看到熟悉的她的身影,我失望透顶。而她的手机,依然是该死的停机。我不甘心接受那样的结果,抑或是我固执的天性发作,便一个人在公路上朝着她家的方向走去。但我当然不是那种不知变通的人,不过我仍然不想去坐公交车。我试了试挑战自己,伸手拦公路上过往的车辆;家乡那种地方,想搭个顺风车实在不易,可是最后还是被我做到了。我顺风搭的小轿车把我带到了她村子的外头,我不想在她能看到我的情形下下车,最后一个人走去了她家。

她在忙,爸妈都在忙,她看到我过去,感觉很不好意思,我问她手机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她妈跑过去给她交了话费。她在把我带到院里见到她的爸爸前,顺手从自家超市的货架上拿了一盒烟给我,她曾说过我,而我没有做,只好自己来补救我的不知礼节。

她并没有说太多话,我跟她的爸妈也没有再深入聊天,便邀她去我家走走,她的爸妈也很快就没再说什么,只是说让她带些东西,毕竟过年的节日氛围下,空手去到别人家总是不知礼节的行为,虽然我曾一再地犯下这个错误。不过我终于说服了她的爸妈,我说咱们都是自己人,就不要那么客气了,而且我过来都没有带东西,你们让瑞带过去,我怎么好意思?终于我推脱掉了那些礼节,他们也任她骑上摩托车带我去了我家。

因为昨晚她已经送我回家一次,而这次她带我的时候,我便已经不再那么紧张,相反似乎有些驾轻就熟的感觉。刚出村子,我便喊她坐在了后面,而改由我带她回家。实话说,那是我第一次骑摩托,更何况还是带着她。我激动且紧张着的心情你可以想见,但路上终于是异常顺利,而且路程很近,我们转眼间便到了我家。但我这轻率地熄灭摩托车的发动机,却给后来留下了很大的隐患。

她第一次来了我家。而因为她的知礼,因为她娴熟的说话,因为她高挑的身材与出众的气质,自然立时就俘获了我的爸妈的欢心。我们在堂屋的客厅里很是闲聊了一会儿,而爸妈也极尽关心人之能事,跟她聊了她及她家人过年的情况,也关怀了她一路上冒雪过来的不易。

然后爸妈去厨房准备饭菜,她果然要上去帮手,我知道,对她这种大厨级别的姑娘来说,做点饭菜理所当然,但我爸妈又怎么可能会让第一次来我家的她下厨做饭?

于是,她留在了堂屋的客厅里,我们吃着零食聊着天,看着电视说笑着。当然,她断无像我前女友那样对我家里的嫌弃,她没有说什么我家房子很差,也没有说什么我家哪儿不好。她只是面带笑容与幸福地吃起来我给她的零食,或者给她剥点瓜子,或者给她剥点花生,或者给她递上一块糖果,或者给她倒杯热水,她没有任何对我的厌烦,而只是充满着感动。

或许是因为一大清早就已经提前准备的缘故,爸妈很快就做好了饭菜,她懂事地到厨房里跟我一起把饭菜端了过来,我们四人吃着饭,聊着天,看着电视,再偶尔听我揶揄下她,或者调侃下我的家,那是一种我一直渴盼着的温馨与幸福的感觉。我家原来五口人,我还有两个妹妹,在妹妹出嫁之后的日子里,每逢过年,只我陪着爸妈的单调,很显然会有一种悲凉的感觉。而那天她走进了我家,只因饭桌上多了个她,我能从爸妈的脸上、眼中读到一种开心,我也知道自己的心里一样有一种很久都未曾有过的甜蜜的感觉。

应该有我们一起吃饭的那种感觉太过美好而让人感觉时间不经意间就已溜走的缘故,我们很快就吃过了饭。她要帮爸妈收拾东西,刷锅洗碗,可显然,我的爸妈绝不可能烦劳她那样去做。我陪她在厨房里陪着爸妈说了会儿话,待到收拾好之后,我们去了堂屋的客厅,而爸妈则走出家门为我们让出了空间。家里只有我们两人,我们便可以更自由地闲聊些什么。

她吃着我给她剥的瓜子、花生,跟我一起看着电视的时候,突然竟提出要去我的卧室看看。在我家那样的环境里,哪有卧室的概念?也只不过是这两年,我才开始慢慢地有了自己的独立的房间。可我在想,自己早上起来时是否把被子收拾的妥当,而床上是否有不适宜她看到的什么?可她提出要求之后,没等我有太多的反应,竟然就自己进去了,我跟了过去,还好整个房间除了摆设的各种置办的年货,并不算太乱。

房间不算太小,但零乱地摆放着不少东西,而窗户很大,却没有玻璃等任何的保护措施,她轻易就想到了在冬日的寒夜里,从敞开着的窗户灌进的寒风寒气会使得屋里多么寒冷。她便跟我说,咱俩用塑料薄膜把窗户给封上吧,我内心感动到不行,但显然不会去麻烦她做这些事情。她又看我的书桌上没有台灯,而只在房间里有一个普通的日光灯而已,便再对我说,为什么不买个台灯呢?这样对眼睛多不好。我便再次陷入了感动中。

我的前女友也曾来过我家,她也曾进入过我的房间,也曾看到过那敞开着的任由寒风肆虐的窗户,也曾看到过那暗淡的日光灯和我的书桌,可她却从没想到过这些。跟她在一起,想到我前女友的种种,却恰恰告诉了我,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她是多好的一个姑娘。

卧室里没有凳子,她坐在了床上,随手拿起了书桌上我假期里翻看的书,跟我闲闲地说着话。我也走到了床边,顺势坐到了她的身旁,跟她一起看着说着讲着她翻开来的书。

但不知为何,相安无事地坐着闲聊的我们,突然说起了我的前女友,我可能一时触景生情过于感动,竟然莫名其妙地说了句话,“其实,她挺不容易的。”

她当时就哭了。她抽泣着说着,“你以为我就容易吗?”然后就不停地留下了眼泪。

我没了主意,我后悔自己失言,但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只是一直给她送点纸巾,帮她擦干流出的泪水,却丝毫没能阻止她的感伤。最后实在没有主意的时候,我不知道突然从哪儿来的一股勇气,竟然转了过去抱住了她的身子。抱住她的身子的我激动到不行,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她终于好了起来,不再哭泣,而跟我抱在了一起。那一种场景,你知道两个人并着坐在床上,转过身子拥抱着彼此是那么的不适,所以当她稍微好起来的时候,我转过了我的身子,就那样顺势把她带了下去,我们抱着躺倒在了床上。我们抱着在床上翻滚,也激烈地接吻,动作几近疯狂,热情被完全释放了出来。最开始一直在考虑如何能在当天牵到她的手的我,做梦都没有想到,那天我们竟然能做出那样疯狂的事情。

但我终于不用再花心思去怀疑她是否真正爱我,我也终于不用再为自己奇怪的心理而担心,从那一刻起,我终于可以开始放胆放心地去爱恋去付出了。这是当晚送她回家后,我在微博上写的一条记录:

今天下起了大雪,但相亲那女孩还是如约来了我家。原本计划许久想着要努力牵到她的手。可没想到,她竟然说去看看我的卧室!于是去到卧室并排坐在床边的我们竟然除了最后一步全部都发生了!沉浸在这猝不及防的幸福中,我们竟同时开心到落泪!

可是后来她的回家却没有那么顺利,但或许是上天刻意的安排,它想让我们在一起多一些时间。因为上午回来时,第一次骑摩托,我把摩托停下的时候,过早的熄火导致发动机被“淹死”,待到下午她要回家的时候,我们无论如何都没能发动机器。最后无奈的我们只好由我开着我家的电动三轮车在前面牵引着她的摩托,而再一次地送她回了家。

跟她去学校

自那以后,我们的相处便没了任何难度。她是懂事儿的孩子,历经感情上的各种沧桑已经不再任性而学会了珍惜,我一直是那种会轻易地把自己的所有都交给一个爱自己而自己也真正去爱着的人。我们发展到了那种程度,彼此的相处已经是彻底的开启了心扉。

可不能相伴相处相守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痛苦且漫长,毕竟我已经在短短数天里数次去了她家,太频繁的相见不仅会给她增加很大压力,也会让别人以为我不是靠谱的男人。不过好在她是高中的老师,很快就要开学,而因为提前要做些准备,她第二天就要去学校。我当然就说要去送她,我想我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多跟她在一起,而且,如果我跟她一起去了学校,我们甚至还可能会体验一下浪漫的二人世界。

她并没有轻率地同意,但却耐不住我的纠缠,而且,我想她也知道,待到几天后我离家而走的时候,再要相见就不会那么容易了,所以我想她也在内心深处希望我能在离开前多陪她几天,我们能多有一些相处的机会。最后,第二天下午,我在我们村子旁边的公路上等来了她的身影,她骑着电动车,带着许多许多大包小包的行李。我们没法骑车去学校,只好转乘了公交车。

在几经周折之后,内心激动不已着的我跟她一起来到了她在学校的宿舍。她的宿舍并不在校内,但距离也不算太远。不过因为是在县城,虽然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许多年,但我对那些位置依旧很熟悉。那是一个有些偏僻的小街,在街道旁有一个数层的四合院,在那个四合院的第二层,我跟她一起进了宿舍。

虽然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可我对这样的宿舍却一点没有陌生的感觉。当我跟她一起走进那个房间的时候,三年前的那个熟悉的场景历时又侵袭着我的整个脑海。

宿舍是单人间,可里面却摆放着两张床。她跟我说,她的小妹在县城的医院里实习,因为没有宿舍,所以就暂时跟她一起住在了那儿。

后记

文章就写到这里,后来我们在甜蜜地相处了一段时光之后,因为种种原因而分道扬镳,各分东西。而第二年过年回家时,我再次乘车路过她家门前,写下了下面的这段微博:

回乡途中路过的她的家,电视上看到的她的名字和结婚的信息,避不开的那段充满悲伤的道路铺满了心痛,那一段曾历过的甜蜜,拥抱牵手过的有缘无份,眼里酸楚的满含泪花。突然的转身,各自的天涯,徒余而今陌生的你我。你会幸福的,我虔诚想象着,我会好好的,我心中憧憬着。

2条评论

  1. needumost
    2013/06/14 10:20:37

    好文。要有图就更好。
    🙂

    回复评论

    月夜 说:

    谢谢,可是没有图片哦。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