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杭州到上海

在 2017-11-24 发布于 心情日记 下以来已有184人读过本文 |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其实我是在杭州入职半年后开始有离职打算的。彼时,老东家虽事业蒸蒸日上,但我们部门独立成立新公司的计划被否决,上家公司董事长和CEO内斗,CTO被逼离职,他私下里和董事长一起意图东山再起,与我们几个博士秘密接触,意欲将我们挖走,而另起炉灶。当时,老公司问题频出,而计划中的新公司也不见动静,我看情况不容乐观,也曾私下里接触了一些公司,试图离开这争斗中的旋涡。无奈实力不济,接触的机会大多半途而止,无奈的我只能坐等机会。

时间来到2016年年底,原先商量好的几个博士中的一个博士被老东家收买,一个博士被新公司收编,4个博士所谓的攻守同盟宣告破裂,我们其余两个博士处境尴尬。但考虑到其间发生的一系列龌龊事,我思虑再三最终决定舍弃新公司,而留在老公司里度日。

从2017年年初到5月老婆孩子去杭州之间的三四个月里,我继续疯狂寻找机会,杭州有不少机会,无奈薪资不够理想,我没有动的动力;而后上海的饿了么却让我着实心动。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来到上海,走在上海的大街上的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国际大都市的魅力,我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感觉,大丈夫当如是!奈何饿了么也不能给一个有吸引力的薪资待遇,我个人也极不喜欢外卖这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而老公司在两个博士带着几个精壮有力的硕士离职后,选择给我们加了薪资,且给我一定数量的股份之后与我达成口头协议承诺继续给我更多的股份,我继续选择在杭州的老公司度日。

再后来,5月老婆带孩子来到杭州,而老公司承诺的更多的股份却未见动静,再加之之前承诺的给所谓的leader,包括对部门内部其他问题的整改,都未见付诸行动,我对老公司所抱有的最后的期待和信心先后碎裂。我继续试图探寻新的机会。

孩子和老婆去杭州之后,我切实地感受到了一个人带孩子的辛劳,为解心理上的压力,只能在每天下班后,以及周末全天去选择带孩子,来舒缓老婆的压力。但由此,我不能继续加班,不能继续学习,工作上被拖累太多。而与老婆多次商量却没见进展,我陷入了一种山穷水尽的地步:工作毫无进展,学习不能进行,欲换工作,却实力不济。

万般无奈,我只能在十一左右时选择让爸妈来帮忙带孩子,但老婆的消极对待让我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新的崩溃状态。我自己清楚地知道,我的工作长久不了了,即使我自己是老板,像我这样应付和没有进取的员工,也是注定要尽快赶走的。而且,处在这样的一种惶惶不可终日中,加之家里后院起火的这种状态下,我似乎已经陷入了一种两年内所未曾有过的境地,每每深夜里醒来,半夜难以入眠,甚至冷汗浃背,但又无能为力。

在这样的状态下,一家位于上海的人工智能相关的初创公司与我接触,我欣喜于该公司的领地,也钦佩公司的CEO和CTO的人格魅力,加之其所需要的技术与我此前所擅长的领域重叠度较高,在要求到一个还算可以的薪资以及期权之后,我及时向老公司离职,而在这家新的公司入职了。

从杭州到上海,带着一岁的孩子,着实不易。孩子很快就要上学了,正是买房买学区的紧要关口,但杭州最近的房市彻底疯狂,且不说房价的夸张,问题是支付全款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关系都不能买到新房,这也恰好掐灭了我的希望。

而且,最近两年,杭吹让我对这个城市好感倍降:出门不带钱包,这在全国很多城市都已实现;地铁发展极度滞后,但票价却比肩甚至超过上海;斑马线前汽车让行,凸显的不过是管理部门的懒政,牺牲的不过是司机的时间,带来的却是满城拥堵;空气质量问题,冬日的杭州污染严重,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房价高企,房租夸张,赶走了一大批底层人士,带来的却是生活成本的高企,给本就不容乐观的形势带来了更多隐患;等等等等。

反正也买不起房子,而且又有如许的问题,不如去自己喜欢的地方闯一闯。当然,我也不过是口嫌体直,我的户口仍在杭州,如果杭州能够重新首付购房,我一定会在在外力所不逮、在杭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冲回杭州买房定居。

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从一种山穷水尽之地,来到了我的梦中之地,重新开启了我的追梦之路;但我的家庭,依旧矛盾重重,羁绊着我的前进,却也让我丝毫看不到希望。可不管怎么说,男人还是应该有所作为,至于其他的,就由她去吧。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您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