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的角落

9条评论

朝鲜队终于回家了,没有奇迹,没有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如果有的话,那就是两件,进了巴西队一个球,和被葡萄牙狂灌了7个球。思考之后,感觉朝鲜队的历程和社会主义的进程惊人的相似,列宁同志一声高呼建立了苏维埃的共和国,于是展开了美丽的社会主义和丑陋的资本主义的角逐,虽然一直处于下风,但是人家进两个球,咱们也能进一个,当然这是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那股子拼劲得到的最大的成果,可是深层的看也是源于专制独裁之下的高效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在 2010-06-26 发布于 时讯品评 类别下以来已有4,347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

关于西南旱灾的一些牢骚

8条评论

首先先引用某网站的一篇报道:

农田龟裂、塘坝干涸、河溪断流……去年入秋以来,我国西南大部分地区干旱少雨,旱魃肆虐。旱灾呈现持续时间长、干旱面积大、影响程度重的特点,部分地区遭受了六十年甚至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灾,给当地群众生产生活造成严重困难,也给当前春耕备耕带来不利影响。

据统计,截至3月10日,云南、四川、贵州、广西、重庆五省区市耕地受旱面积达7935万亩,占全国受旱面积的86%;因旱饮水困难人数达1371万人,占全国的75%。

在 2010-03-26 发布于 时讯品评 类别下以来已有4,741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

逃避停止不了战争,害怕只会失去更多

10条评论

逃避停止不了战争,害怕只会失去更多

——《花木兰》影评

花木兰,女,生卒不详,据说是北魏(也就是南北朝时期,那段混乱的历史呀),家庭住址是不确定(河南商丘,安徽亳州,大抵肯定是北方人了,因为大家总是认为北方的女人还是比较彪悍的),政治面貌肯定是群众,而且肯定是特底层的那种(这是不容置疑的,毕竟要是出身好,谁还替父从军,不要寄希望于古代能比现在能开明到哪)。围观群众纷纷表示这基本信息提供的也太少了,没办法,首先哥们不是搞历史的,其次就是木兰这个人的真实性都有些问题。看看人家维基百科怎么说的:‘花木兰是中国文学作品中的一位代父从军的巾帼英雄,其真实性不祥……花木兰的籍贯也是众说纷纭……’。不过说实话,这些都是无所谓的,花木兰已经不是人了,她可以说是一种精神,一种面对现实从不屈服的精神,一种女权的象征,一种“犯我家国者,虽远必诛!屠我亲人者,虽强必杀!”的民族的自豪感。

在 2009-12-23 发布于 时讯品评 类别下以来已有5,984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

再读《〈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事略〉序》有感

12条评论

《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事略》序

孙文

满清末造,革命党人,历艰难险巇,以坚毅不扰之精神,与民贼相搏,踬踣者屡。死事之惨,以辛亥三月二十九日围攻两广督署之役为最。吾党菁华付之一炬,其损失可谓大矣!然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革命以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

在 2009-11-10 发布于 谈天说地 类别下以来已有5,634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

《大内密探零零狗》影评

25条评论

月夜按:此文作者jet Lee为中科院某研究所的四有新新青年,此文为其经过数日数夜不眠之后为大家倾力献上的经典文字。月夜不再多言,请朋友们细细品来。

此文由jet Lee独家授权 月夜 发表,任何未经许可的擅自转载均为非法,将会受到作者在版权法允许范围内最大限度的惩罚!

最近一段时间看的电影不多,相比原来的我,基本上可以用很少来进行评价了。究其原因有三:

在 2009-09-15 发布于 时讯品评 类别下以来已有8,055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