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疯狂追求

尚无评论

不觉中,回所第三周都已经过去了。正所谓“逝者如斯夫”,一不留神,很长一段的生命轨迹就变成了空白,所以还是写下点东西来吧。

的确,前三周的一切还都不错。生活如常,已经早没有了刚刚回所时的郁闷和不快,毕竟生活不等人,而我当然也知道那些心情不仅于生活和学习无补,反而会不住地影响你本来就已经很糟的心情。

尽管导师仍然抽不开身,无暇顾我,没能给我分配任务,也没能给我太多指导。可是师兄出差回来,还是和我说了不少的东西,而且同实验室的其他几位师兄也挺不错,一直没少给我指点。不过大多都是很抽象的说些东西吧,我对自己未来的研究方向还是感觉心里没底。可在过去的一周里,我还是很充实地生活着。不知道干什么的我每天在复习并学习着有关PIC单片机的东西,学些知识,做些例子,一直都感觉很开心。每天早上按时起床,进实验室学些东西,每天中午坚持好好睡会儿午觉,也算是很有规律地进展着。尽管偶尔心情会有些不顺,但终归犯不着每天让它们影响心情。

在 2008-07-28 发布于 心情日记 类别下以来已有3,772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

让歌曲激励我们的心灵

1条评论

尽管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年,可我依然能记得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拼搏了数年的我得到的是那样的结果,你可以想象我的心情,你能想象到我的绝望,我真的心如死灰。我觉得我这辈子是彻底完蛋了,然而,我没有,我挺了过来。

因素挺多,诸如我顽强和不屈的性格,诸如我越挫越勇的天性,我想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不可能向任何东西低头。但是,你知道,当时的我是如此绝望,应该离崩溃只有一步之遥。而且,当时我没有任何人可以诉说或者说分担我的伤心和绝望,我的亲如兄弟的好友惠海洋因白血病不幸逝去,我痴爱着的女孩,可惜是暗恋,我没有勇气和她说哪怕一句话。面对这些,当时的我怎么可能不绝望。

在 2008-07-24 发布于 心情日记 类别下以来已有4,925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

一个人有多重要?

尚无评论

一个人有多重要?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每天我都会忍不住给她发些消息,忍不住给她打个电话,和她分享我一天的快乐与悲伤。尽管很多时候她没有回复我的信息,抑或不太愿意接我的电话,然而,一旦她能和我说些什么,我的心中就有一种不能言说的快乐与开心。

一个人有多重要?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就在刚刚,因为她的手机已欠费停机长达两天,我往她家打电话时,她弟弟说她出去玩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以为是她在故意躲我,我的心如死灰,我什么都看不进去,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心中想的是明天向老师请假,然后立刻回家找她,我一刻也不能不知道她的消息!见到她之后呢,我在计划着,如果是误会,当然最好,我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开心;如果不是误会,如果这一切都是她的故意,那么我也计划好了,我就立刻为她去死,让我们一起去到下一辈子,等到了下辈子,我再去苦苦追求!

在 2008-07-21 发布于 心情日记 类别下以来已有3,120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

我的三次高考

13条评论

转眼间都要大学毕业了,可我却仍然无法忘却高考的痛。

我一共参加过三次高考。

第一次是在高二。我们学校有个传统,学习特别优秀的学生高二时可以参加高考,以便检查实力,体验高考,为下一年做准备。我的成绩不错,自然获得了这样的机会。记得当年河南刚刚进行了高考改革,考试模式变成了大综合,一共四科,总分是600分。由于我并没有把这次高考看的太重,也没有专门抽出时间复习,事实上成绩并不太好,印象中刚过重点(一本)线。如果我当年报考郑州大学,肯定会被录取,可是我放弃了。因为当年的我成绩出色,心高气傲,不要说郑大,就是上海交大都不在我的考虑之内!

在 2007-06-07 发布于 心情日记 类别下以来已有5,899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

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的演说

1条评论

五年前,严几道先生为本校校长时,余方服务教育部,开学日曾有所贡献于同校。诸君多自预科毕业而来,想必闻知。士别三日,刮目相见,况时阅数载,诸君较昔当必为长足之进步矣。予今长斯校,请更以三事为诸君告。

一曰抱定宗旨。诸君来此求学,必有一定宗旨,欲求宗旨之正大与否,必先知大学之性质。今人肄业专门学校,学成任事,此固势所必然。而在大学则不然,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外人每指摘本校之腐败,以求学于此者,皆有做官发财思想,故毕业预科者,多入法科,入文科者甚少,入理科者尤少,盖以法科为干禄之中南捷径也。

在 2005-07-31 发布于 精品推介 类别下以来已有5,287人读过本文
阅读全文